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水产科学 >>超级谋杀 2007年第6期

超级谋杀 2007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7-09-18 11:47来源:网络

  这天晚上,灵虹公司总经理朱啸正在卧室看电视,突然一个相貌英俊的陌生男子闯进来,朱啸很生气地问:“你是谁,敢不通报就进来?”

  “嘿嘿,我到任何地方都不须通报。”陌生男子面无表情地说。朱啸心里一沉,下意识地去按动座位旁的报警器,陌生男子却抢先掏出手枪,手指一动,一道奇异的光束从枪口射出,正击中朱啸手腕,他只觉手臂一麻,顿时整个臂膀都失去了知觉。他万分惊恐地说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想要你命!”陌生男子说话间,枪口已对准他的前胸。朱啸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非要我性命?”
  陌生男子阴沉着脸道:“你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还用得着问旁人吗?”朱啸闻言,不由吓得脸色惨白,五年前经历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自己眼前。那天,他得到出国留学的女儿回来的消息,开车急匆匆去机场迎接,不料半路将一个横穿马路的老人撞倒在地,他害怕承担责任,见左右无人,竟狠心地丢下身受重伤的老人,一加油门逃之夭夭。后来听说老人因抢救不及时而不幸去世,感到万分自责,却一直没勇气投案自首,这事就成了压在他心底的包袱,每天都在内疚、自责和惶恐不安中度过。想到这儿,朱啸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颤声问:“你是被撞老者的家人?”
  “不是,但他儿子秦苛教授是我的主人,我不过是台机器而已。”见朱啸一脸疑惑,陌生男子捋起衣袖,露出放射着金属光芒的胳臂,上面清楚地刻着:“第三代超智能机器人尤利”。
  “原来你是机器人。”朱啸瞪大惊奇的眼睛。“没错。”尤利点点头说,“秦教授得到父亲死讯,万分悲痛,发誓要找到可恶的肇事者。他潜心研究,花了五年时间,投入所有心血和精力,研制出我这台超智能机器人,经过我周密分析,锁定你就是当年的肇事者。”
  朱啸听到这儿,长舒了一口气说:“我也想通了,与其躲着忍受良心的煎熬,倒不如勇敢地站出来,我决定马上去投案自首,并真诚地去向秦教授道歉。”
  “不必了,来时主人曾经吩咐过,你必须死!”尤利说罢,手指一动,又一道奇异的光束射向朱啸胸口,他一声惨叫,扑倒在茶几上,当场毙命。
  第二天,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了朱啸因心脏病突发过世的消息,而真正知道死因的只有秦苛教授,因为尤利使用的手枪发出的并非普通子弹,而是一种超强光波,能让人体内血液循环紊乱而死亡,却不留任何外伤。
  今天是秦苛五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撞死父亲的仇人除掉了,而且做得天衣无缝,该是多么畅快淋漓的事啊。这天晚上,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生活中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开始像过电影般在他脑海闪现:他想起了曾给他小鞋穿的上司,想起了一脚踹掉他另寻新欢的女友,想起了在超市被恶保安怀疑偷了东西而当众搜身的耻辱――如今有了这神出鬼没的超智能机器人,何不逐一给他们点教训呢?秦苛拿定主意,要对那些曾经对他不利的人进行狠狠的报复,他紧皱眉头,周密谋划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秦苛踌躇满志,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了信心,因为智能机器人尤利的智商和逻辑思维能力要远远超出人类十倍以上,而他却并没在尤利的思想里植入感情因子,因而,尤利毫无是非观念,只会不折不扣地完全效忠于他。
  不到半月的时间,秦苛所有痛恨的人便先后以突发疾病、不慎失足坠楼等原因,一个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秦苛做得天衣无缝,事情进展得出奇地顺利,没有留下丝毫破绽。不过他的心底却生发出一丝隐隐的担忧,他意识到,自己的伎俩虽瞒得过别人,却未必瞒得过他的导师田森老先生。
  秦苛曾是田森先生的得意门生,在田森门下学习了整整十年,如果没有田老先生,也就没有他的今天。老先生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对他也十分的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被老先生察觉,不但会身败名裂,就是这条小命恐怕也难保了。想到此,秦苛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干掉田森。当晚,他经过周密谋划,指派尤利去田森的住所实施谋杀行动。
  这天晚上对秦苛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一圈圈地在屋里来回踱着步,抽过的烟头丢了一地,苦苦等待着尤利的消息。次日清晨,尤利终于回来了,秦苛向前紧赶几步,问道:“事情办成了吗?”尤利点点头,秦苛长出了一口气,却又马上鼻子一酸,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他自言自语道:“老师,学生对不起你了,我这也是万不得已啊。”他话音刚落,却见屋门吱的一声开了,田森怒冲冲从门外走进来,指着他鼻子道:“假如你仅仅对不住我个人,倒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秦苛见老师突然出现在面前,大惊失色,声嘶力竭地向尤利命令:“快、快把他干掉!”这次尤利非但没听他话,反而大步上前,不由分说扭住了秦苛的胳膊。霎时间,秦苛被眼前这突然的变故吓懵了,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哪里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已引起了田森的怀疑,只是没有充足的证据,不便和他挑明罢了。
  昨天晚上,尤利潜入田家,举起手枪要对田森下手,田森却不慌不忙,十分坦然地对他说:“反正我迟早要被你打死,你何不先坐下来,和我聊聊天呢?”尤利觉得对方要求并不过分,就依言坐在田森对面,他不知道,自己所坐的椅子周围竟是田森设置的一个超强情感磁场,田森运用尖端的科技手段,借助情感磁场,不知不觉间把感情因子输入尤利体内。有了感情的尤利霎时对自己刚才的举动不理解起来,他收起手枪,十分惶惑地说:“老先生,刚才我为什么要杀你?”
  田森说:“这事无须我回答,只要仔细想想你以前做了什么,就完全明白了。”尤利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万分,同时也恨透了指挥他干这些坏事的秦苛,因此决定亲手抓住可恶的秦苛,来弥补自己以前的过失。
  此刻,秦苛扭过头,恨恨地望着尤利道:“没想到我一手创造了你,却最终毁在你的手上。”
  田森很难过地摇了摇头,说:“你太令我失望了,事实上正是你亲手毁了自己的前程,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啊。”
  插图:张宇杰

上一篇:给婚姻调色

下一篇:恐吓者 2006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