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饲料分析与配制 >>“外星人”鸠山夫妇的故事

“外星人”鸠山夫妇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8来源:网络

  北美大陆,一辆被“宇宙人”劫持的轿车狂奔在高速公路上。突然爆胎,撞到中央隔离带。“鲜血”洇红了两个人――“宇宙人”和“人质”的胸襟……“宇宙人”突然跪下向“人质”――一位美貌女性求爱:“地球上的男人都在单身女性中寻找伴侣,而我这个‘宇宙人’却是从所有的女性中挑中了你。”

  
  “掠夺”爱情
  
  请别误会,虽然上边很像是科幻片的一幕,但基本符合事实。主人公“宇宙人”就是就任日本首相的鸠山由纪夫,女主角则是成为日本第一夫人的幸(Miyuki)。需要订正的是,两人胸前的“鲜血”是从撞破的罐头里飞出来的番茄酱,准备路上蘸三明治吃的。但“我的灵魂乘上一架三角形UFO,到了金星的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一片碧绿……”――却是幸夫人亲口说的。
  两个人要从西海岸旧金山到新奥尔良去听“真正的爵士乐”,不坐飞机,偏要驱车6000公里前往。途中遇到大事故,却“完好无损”。由纪夫感到冥冥中两个人的命运和缘分。他说:“一路上看着幸高兴的样子,我在心里发誓,要让她一辈子幸福。”
  1975年,两人在由纪夫留学的斯坦福大学教会举行婚礼,只有双方的母亲和少数朋友参加。幸夫人的母亲批评女儿不该直呼丈夫“由纪夫”。日本人直呼其名虽显亲密,但也有居高临下之嫌。据说从此幸夫人就称老公“由纪夫sang(相当于‘先生’等尊称)”。
  说到“居高临下”,也有缘由:幸夫人比由纪夫大4岁,结婚时两人年龄是32:28。而在结婚前发生的一连串“偶尔”中,幸一直是把由纪夫当弟弟看待。
  幸夫人出生于上海,10岁回到日本。考入艺术名门宝冢音乐学校,再入“宝冢歌剧团”。24岁退团到美国,在纽约进修舞蹈。结识了一位日本厨师,半年后结婚,搬到加利福尼亚。
  婚后回国探亲。朋友拜托她:有个后生就要到加州留学,请便中关照一下。这位后生就是刚从东京大学工学部(系)毕业的鸠山由纪夫。日本人逢人便“请关照”,虽然见了由纪夫一面,幸也没当回事。但两个人后来却“偶然”同乘一架飞机赴美,不过取行李时才相互认出来的。
  第三次见面是幸在旧金山驾车时,“偶然”看到街角一个面熟的日本青年:“由纪夫君”,幸停车叫住了鸠山。从此开始交往,一度发展到和幸夫人当时的丈夫三人一块儿旅行。甚至由纪夫的父亲找好了对象,叫儿子到纽约去相亲,也是幸夫人陪着,好像是姐姐要给弟弟拿主意。
  1971年,幸和丈夫分居,由纪夫趁虚而入,两人逐渐亲密。两年后,幸正式离婚,与由纪夫同居。然后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6000公里驱车幽会”,也即后来媒体炒作的“掠夺爱”。婚后一年,由纪夫取得斯坦福大学工学博士称号,并得了一个儿子,回国。
  
  “宇宙人”从政记
  
  被称为日本“肯尼迪家族”的鸠山一家,历来重视教育。男性都出自东京大学法学系。由纪夫的父亲威一郎,官至大藏省事务次官,又当过外相。母亲――轮胎大王普利司通创始人石桥正二郎的长女安子,则是鸠山家族中一位极其多彩的女性。她不仅为鸠山家带来巨额资金用于从政,更是两个儿子的政治指路人。
  由纪夫从小就不愿从政,并以时代变了为由,坚持考取东大工学系。回国后,由纪夫在专修大学当了副教授。39岁时,却突然提出要从政,父亲威一郎死活不答应。还是母亲安子一句话:“既然孩子想干,就让他放手去干吧”,替由纪夫解了围。
  初入政界,由纪夫就得了“宇宙人”的绰号。那时他不但与心宽体胖的弟弟相反,像颗豆芽菜,而且言行颇令人费解。诸如“政治就是爱”、“友爱政治”、“要将政治科学化”云云。他本人很得意“宇宙人”的绰号,还设计成装饰品到处送人。
  由纪夫、邦夫兄弟俩最初同在自民党,观其日渐腐败,先后退出,分属在野的新党先驱和新进党。母亲安子1996年给由纪夫打电话:与其让世人笑骂,不如你们哥俩都离党,合力搞个新党吧……
  半年后,兄弟一起参与建立了(旧)民主党(今日民主党的原型),党首是由纪夫。可以说,是安子母亲的一个电话,帮助日本实现了50年来政权首次更替。更有传说为成立新党,兄弟俩提供的15亿(一说21亿)日元资金,来自母亲安子。安子不愿提钱的事,只表示:“我对儿子们不说什么,但不希望他们太离谱……”
  
  外星人的甜蜜生活
  
  当由纪夫告诉幸夫人要出马竞选时,幸夫人说,(选区)是北海道吧?由纪夫惊异夫人怎么会猜到的。“女人的直感”――幸夫人告诉他。
  两人婚后,一直爱意浓浓。不但经常手拉手出现(这在日本很少见),还时常参加歌舞会和服装表演。幸夫人演员出身,技艺自不必说。老公的歌喉也相当不错。曾与夫人在募捐会上联袂共演《歌剧魅影》,在台上“篡改”词,对着夫人高喊:你的美姿和爱,让我的胸膛炸裂……
  幸夫人是服装、烹调专家。夫妻两人每天一定共进早餐。丈夫的服装可以说“彻头彻尾”都由幸夫人决定。他穿过印满红心的衬衫(据说还有同样的袜子);旧民主党成立大会上,夫人为由纪夫准备了玫瑰花样的领带;这次8月30日大选开票时,由纪夫戴的金色条纹领带,也是夫人为了民主党能“夺取金牌”而选择的。就连拍民主党竞选电视广告中,由纪夫如何打手势,都要和夫人商量。夫人却说,我只不过擅长当经纪人罢了。
  安子夫人曾说:“作为政治家,必要的是‘心’。”不知由纪夫是否领悟了老母的语重心长。从他3年前继任民主党干事长,去年又接替小泽一郎任党首后的举手投足,似乎脱却了“宇宙人”的印象,显得沉稳、老练起来。人们虽然还在津津乐道由纪夫的“可爱”,但也希望就任日本第93代首相的鸠山由纪夫,能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地球人”。
  摘自《国际先驱导报》2009.9.7

上一篇:面对瑕疵 2005年第12期

下一篇:奥运改变了她们的人生